欠晉豪的三分鐘
 
 
今天下午跟同事們到宜蘭參加晉豪的告別式,原本我答應晉豪的家人要在儀式上做三分鐘的簡短致詞。孰料,在兩個小時的去程中,北宜公路的「九彎十八轉」竟然讓我暈頭轉向,全身冷汗直冒,臉色發白幾乎要反胃嘔吐。抵達儀式場後,又在車上昏睡了半個小時,醒來後仍昏昏沈沈,只好向喪家告罪,把三分鐘的致詞刪除了。晚間回家後舒服了一些,但是內心對「欠晉豪三分鐘」仍難以釋懷,於是寫下這篇原本要告訴晉豪的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晉豪短暫的三十三年人生,留給大家無限的思念。雖然我跟晉豪只相處一年,但他是我在華視的一年間僅見的好記者風範;而且從他的身上,我發現了他對工作、對同事、對社會那股真摯的愛。

去年十一月間,新聞部重新試鏡與造型來遴選各節新聞的主播,晉豪沒有中選國語主播。雖然他默默接受了這個事實,但我可以想像他一定很挫折。到了十二月初,他得知華視要開闢台語的「在地新聞」,有一天他突然闖進我的辦公室,劈頭就告訴我:「我要主播台語新聞!」我楞了一下,「你的台語夠輪轉嗎?」「我是宜蘭的田庄囝仔,台語是我的母語啊!」聽得我半信半疑,這個北京話說得字正腔圓的小子,怎麼可能是「台灣囝仔」?「我敢說新聞部沒人比我更有資格主播台語新聞!」然後我們就用台語聊了起來。

一邊聊我一邊打量他眼神裡流露的自信。他是截至當時第一位敢進入我的辦公室,直接跟我要求要做什麼的記者。我開始喜歡上他這種「敢於挑戰權威」而且好勝心強的性格,這種性格正就是我一貫所堅持「好記者的必備條件」。如果不敢挑戰權威,見官就矮三節,或只會唯唯諾諾,是絕不可能跑出大新聞的。

後來,我們經常在「在地新聞」播出前或播出後,一起討論特定詞彙的台語發音與用法。在互相切磋學習的過程中,他執著敬業的工作態度,讓我對他再度刮目相看。「知道自己是什麼」、「能做什麼」、「要做什麼」,是晉豪熱愛新聞工作的基本動力;也就是這股對工作真摯的愛,讓他以幾近完美與苛求的態度,要把每一件採訪任務做好。

他與同事之間的相處,也是同樣出自於愛心與關懷,讓他在辦公室擁有極佳的人緣。他還有著一股愛多管閒事的「雞婆性格」,不滿任何不公不義的強烈正義感,讓他不僅不會跟新聞台的同業沆瀣一氣,還會當場吐槽同業的作為。這樣的性格特質,也是他比同事、比同業更出色的原因。

三十三年的人生雖然太過短暫,不過晉豪留給大家太多的懷念。我們真的只能用「天妒英才」來形容。希望他把這分性格與真愛,帶到另一個世界,讓更多人能夠分享。晉豪,好走!


附記:由於喪子之痛,晉豪的長輩希望低調處理晉豪的後事,所以婉辭了華視為他另辦追思會的好意。請大家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