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春大吉喔!
 
 
Dear 帥哥美女們:

大家好!也許每個人都期待著我說的第一句話是:Happy New Year!但是很歹勢也很不幸,我要告訴大家的是,「真衰啊!2004年的第一天,我接到了兩通恐嚇電話,而且要讓我在農曆年前『斷手斷腳』!」如果是宿命論者,一定會認為這真是觸人霉頭的一年的開始!對我而言,只不過多了一個可以跟大家分享的奇妙經驗罷了。

去年有一天,我將近凌晨三點才離開辦公室。在樓下等紅燈過馬路時,有個站在我前面約五十歲、穿著光鮮的男子,突然轉身對我說:「你相信嗎?我今年一百二十歲了!我生於清末的光緒年間……。」真是衰小,遇到鬼啦?我一句話都沒吭,看著他從褲袋裡掏出一本冊子,繼續瞎掰說:「你看,冊子上的嬰兒照片就是當年的我。」我心想,一百二十年前的攝影技術,想騙我啊?我還是沒答腔,只用一雙眼睛狠狠地瞪著他。他有點急了,於是改口用英語問我,然後又改用日語,我還是沒吭氣,他大概以為遇到了啞巴或是智障兒,要不然就是遇到了鬼。於是,綠燈亮起時,他頭也不回地快步閃開,消失在對街裡。

如果是女生,恐怕早就被半夜裝鬼嚇人的這個痞子給嚇昏了。但是算他倒楣,遇到我這個不怕鬼的人!當時我為什麼不怕鬼呢?其實很簡單。因為我看到對面一排「婦協」的計程車司機,都在看著我們,等著要做成生意。在眾目睽睽之下,就像大白天一樣,有啥好怕的呢?

元旦晚上被恐嚇的經驗,雖然讓人很不舒服,但在我連掛了歹徒兩次電話之後,我相信害怕的反而應該是歹徒了;果然,他再也沒有來電話,我當然也準備好下次怎麼對付他了。

歹徒很會掌握人的心理。當你的手機號碼被他知道,他還說手上握有你的照片,並且把你家的地址無誤地唸出來,以兇惡的口吻警告:將在何時對你斷手斷腳的時候,大部分人可能都快癱掉並準備「投降繳械」了。然後下一步呢?你可能就任他擺佈了,討價還價之後,他會指定你在何時把多少錢存入哪個銀行帳戶……。一筆恐嚇詐財案件就此成立。

這種嶄新的詐財騙術,據說過去一個多月間,在聯邦大樓我已經不是第一人了。不一樣的是,詐騙手法從過去的「中獎」、「退稅」、「掛號信」等軟性訴求(意圖問出你的銀行帳號或身分證字號),改變成凶神惡煞似的恐嚇手段,心虛的人可能就真的會被嚇唬到。

唉,這就是今天的台灣,尤其是在過年前,手法不斷翻新,從「軟騙」到「硬嚇」。有我這個經驗,大家非得提高警覺,勇敢地跟歹徒比「兇」、比「惡」不可。

儘管新年的第一天讓我經歷了很不舒服的經驗,但我還是能夠以積極與正面的心態來看待。我相信這是老天的安排,讓我從今年第一天開始就知道要「充滿警覺心」,因為社會上壞人實在太多,我們實在不能沒有「防小人之心」。特別是身為新聞工作者,如果連我們這樣的知識份子都會被騙,我們的新聞判斷能力如何能夠說服與取信於讀者呢?

如果我們選取新聞的判斷,跟那些統派媒體沆瀣一氣,毫無「有所不為」、「敢於說不」的道德勇氣,我們還需要辦這份報紙嗎?我們還真能夠傳播台灣的主流價值與真正的聲音嗎?我相信本報的同仁都是擁有「獨立思考與獨立判斷能力」的台灣社會菁英,也都是過關斬將才考進來的一時之選,千萬不要失去主見,跟著統媒同業「人云亦云」,或被別人牽著鼻子走而不自知。尤其在選前,各造候選人基於不同的政治利益盤算,讓人無法區分爾虞我詐之際(中國炮製的「台諜案」就是個最好的例子),經由縝密的思考與堅定的信念做出「為」與「不為」的決斷,在在都是考驗大家的關卡。

我並不是意圖藉機說教,只是覺得我實在是個運氣很好的人,新年伊始,就能有這樣奇妙的遭遇跟大家分享。跟手氣這麼好的人共事,你沒有手氣很悖的道理。工作上有任何問題的話,請隨時來找我,我都很樂於為大家「解專業上的惑」。

就此打住,話多了,歹勢啦!

敬祝大家

今年都跟猴子一樣聰明又有創意!

朱哥 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