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握「春秋直筆」,誓言「破邪顯正」
 
 
Taipei Times緊握「春秋直筆」 誓言「破邪顯正」


南韓三星集團創辦人李秉喆在自傳「第一主義」中,描述他1965年創辦「中央日報」的故事。他說:「用最好的設備、最好的人才與最好的待遇,去生產最好的產品,這『四大最好』是我對中央日報的期許。」

我是這本傳記從韓文翻譯成中文的譯者。也許是身為新聞人的關係,全書給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這一段話。今天的中央日報,已被公認為「南韓的華爾街日報」。李秉喆當年的許諾,已然實現。

五年多前,開始參與籌辦英文「台北時報」的時候,我就是以李秉喆這樣的許諾,默默地做為本報的標竿。雖然我還不敢說,「台北時報」的品質已經是一流,不過五年來,我們確實是很努力地朝「一流品質的產品」邁進。

我們有太好的條件可以成為一流的產品。因為,我們擁有亞洲最好的自由時報團的印刷工廠,我們員工的待遇是全台灣(包括中文報在內)最好的,我們也因此能夠延攬到一流的人才來一起打拚。在這樣的條件下,如果不能成為一流產品,顯然我們的努力還不夠;當然,我們的品質是還有不少需要改善的地方。不過我堅信,好的待遇是保障記者生活無憂,也是保有正直操守的前提。

在努力培養正直記者、提升報紙品質的同時,我們還有更大的挑戰。那就是我們所面對的台灣媒體環境,是個價值錯亂、是非不分,新聞倫理淪喪,令人憂心不已的惡質化環境。台灣在1988年開放報禁,1994年開放電子媒體自由化,十多年來,台灣的媒體只能以「墮落」來形容。

在中國這個強敵的威脅之下,台灣媒體不實報導情況之嚴重,國際人士可能難以想像。那種不實報導,並不是像被揭發的「作假新聞得獎」的案例。

台灣媒體作假新聞的程度,已經到了自甘成為敵人傳聲筒的地步。所謂的「統派媒體」,專門幫北京在島內從事政治喊話或統戰,意圖混淆視聽,恫嚇台灣人民,製造社會不安。這種現象在任何健全的民主社會是不可能發生的。

我常說,主管媒體業務的新聞局根本不必管制「人民日報」來台灣發行,它在台灣絕對沒有市場,在台灣不必發行多久,一定就會自動關門。但是,現在它來不來台灣已經不重要了,因為台灣已經有了比「人民日報」更「人民日報」的報紙,在幫北京當傳聲筒。而台灣媒體市場中,「親中」的媒體佔了八成之多。

而且,台灣還有一群親中國的政客公然袒護北京、替北京當走狗。他們甚至教北京如何操弄媒體,以達到最大的宣傳效果。所以,五月十七日北京「國台辦」對台灣發出大選後第一次也是措辭最嚴厲的警告,就是選在當天的零時,所有媒體的截稿時間之際,讓報紙只能在頭版上全文照登,連分析評論的餘裕都沒有。

這一招數,台灣人應該都很熟悉:2000年總統大選前爆發的「興票案」,出身新聞局長、擅長操控媒體的宋楚瑜不就是都在半夜召開記者會,讓報紙只能對他的片面之詞「全文照登」,連思考與判斷的時間都沒有?曾幾何時,北京也學會了宋楚瑜這一招?

所以,我常慨嘆,台灣在強敵虎視眈眈之下,只能產生這種不健全、不正常的民主政治;也連帶地產生了這種畸形與價值錯亂的新聞自由。媒體上所有惡形惡狀的亂搞,都可以打著「言論自由」的旗幟,要求可以不負法律責任、還能受到完全的保護。連已被定罪的罪犯像陳由豪,都可以成為媒體上的「正義之神」。如果公權力介入,狗仔雜誌就告到國外的新聞團體,而不明真相的這些團體的一則聲明,就直接譴責政府干預新聞自由,這種以「告洋狀」得到保護,幾乎屢試不爽。

而我們的政府領導人對媒體的亂象,幾乎是束手無策。對於無視法律存在的新聞報導,也不敢取締或起訴。民進黨的政府官員對媒體既恨又愛,他們執政之前,幾乎個個都是媒體寵兒,都受惠自媒體對他們的正面報導,以致於今天對媒體的惡質報導,也只能噤若寒蟬。

所以扁政府各部會到現在,幾乎每天都在忙於當救火隊員,努力撲滅媒體到處施放的謠言之火。正經事能做多少,也就不難想見了。
偏偏台灣長期以來一直是信心脆弱的社會,長期的不安全感,使台灣人對任何謠言或對岸的恫嚇,都會驚恐不已。直接的反應就是投射在股票市場,而投資人賠了錢只會罵台灣政府,沒有人會罵北京。這不奇怪嗎?

儘管內外的環境如此混亂,專業道德與價值如此混淆,我們還是堅守「台灣優先」,捍衛「主流意識」的立場。我們第二個五年的出發,剛好與陳水扁第二任政府同步。選前我們力挺他的連任,因為他的第一任確實很難做(有太多障礙與舊時代的垃圾要清除),也沒有做好(新手上路、沒有經驗與人才),我們認為應該再給他一次機會才公平。所以對他第一任所犯的錯誤,我們不願太過苛責。但是他連任後,情況不一樣了。「新手沒經驗」、「反對黨的杯葛」,都不再可以成為藉口,我們將善盡媒體的監督責任,對第二任扁政府的施政績效會嚴格監督與批判。

「台北時報」處在這樣價值扭曲的國內外媒體環境之下,我們的任務其實是很艱鉅的。我的牆上掛著一幅書法,是一位精通漢文的韓國好友在五年前我到「台北時報」時送的箴言:「春秋直筆,破邪顯正」。第二個五年的開始,面對著對岸與島內太多的邪魔,我們還有不少的硬戰要打。我相信「台北時報」這群第一流的工作伙伴,會展現更優異的成績,不負讀者對我們的期待。

(本文以英文發表於2004年6月15日Taipei Times五週年社慶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