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思與明辨」電子信事件與我的聲明
 
 
Dear 帥哥與美女們:

大家好!總統選戰隨著時間的迫近,越來越緊張與刺激,候選的兩造,花招與抹黑手段不斷,讓人目不暇給,難分真假。越是在這樣的混沌之際,大家越要有「慎思與明辨」的自主能力,「不必」也「不許」跟著「惡質的統媒」瞎起鬨,而失去了本報所固守的「台灣優先」的既定立場。不論各位的政治立場為何,本報支持「泛綠」的立場絕不容質疑與挑戰,任何人若不同意此一立場,請不要勉強自己,繼續在這裡過不快樂的日子。我歡迎不認同本報立場的人請盡快在選前離職,我會尊重各位的選擇並成全想走的人。同時,我也要呼籲支持「泛藍」與「大中國」的同仁,千萬不要搞小動作或意圖煽動同仁,這是非常不道德的作為。媒體市場的不平衡與不公正報導,已經預告了這場選戰的「不公平性」。本報支持「泛綠」,也只能達到極小的平衡力量而已,當惡質的統媒連基本專業的平衡報導都做不到的情況下,不必來要求本報要做平衡報導。對不起,我不吃這一套!這封信也許措辭較重,請大家包涵。我的用意很簡單:做為一個「主流中的主流媒體」,請知道「慎思與明辨」,並且要具備「有所不為」
的道德勇氣!謝謝大家!

Rick 敬上




朱立熙的聲明 2004年3月5日

謝謝媒體對本人的關心。有關本人發給同仁內部信件造成的討論,本人無任何可再評述的新見解。

此事的過程中,唯一讓本人感到遺憾的是「南華早報」上一段不是事實的報導。作者Tim Culpan引用一名未具名的記者的話:「我被告知如果我寫任何反民進黨或太藍的東西,就會被解聘。」("I was told that if I write anything against the DPP or “too Blue” that I would be fired," said one reporter.)這是一派胡言,是非常不負責任與惡意的報導,因為任何再愚蠢的總編輯都不可能公開或私下對屬下如此說。

「南華早報」的自由撰稿記者Tim Culpan曾在Taipei Times擔任過版面編輯(Copy Editor),一年合約滿後離職。本人不願揣測他是否挾怨報復,不過本報確曾拒絕過他撰寫的有關台灣財經的新聞稿。

I would like to hereby thank the news media for all its recent attention on me. With respect to the discussions created by an internal memo sent by myself to my co-workers at the Taipei Times, I have neither new comments nor new input to add.

Throughout this whole thing, the only regrettable thing is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s reporting of something that never happened. The reporter Tim Culpan quoted an anonymous reporter as saying,“I was told that if I write anything against the DPP or“too Blue”that I would be fired,” which is completely non-sense, and very irresponsible and vicious reporting. No editor in chief can ever speak to his or her subordinates either openly or in private this way.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s freelance reporter Tim Culpan previous worked as a copy editor at the Taipei Times. I do not wish to speculate whether he was in fact being personally vindictive over any matter in particular. However, it is a fact that Taipei Times has indeed rejected news stories he submitted for publication after his departure.




「南方快報」網友柳樵的貼文:

恭賀TaipeiTimes五週年慶
在統媒環繞的台灣媒體圈裡
TaipeiTimes是個異數
一個堅持為台灣發聲的英文平面媒體

TaipeiTimes總編輯朱立熙大選前給員工的一封電子信更是精典

他說:「當惡質的統媒連基本專業的平衡報導都做不到的情況下,不必來要求本報要做平衡報導。對不起,我不吃這一套!」
「本報支持『泛綠』的立場絕不容質疑與挑戰,任何人若不同意此一立場……我歡迎不認同本報立場的人請盡快在選前離職……」

對於這樣一位坦蕩蕩絲毫不掩飾其綠色立場的媒體人
相對一些自稱中立卻又玩弄技術虛偽做作的泛藍統媒
只能用痛快來形容
我現在每星期至少買一份TaipeTimes
支持為台灣發聲的媒體 也是對台灣這塊土地的支持
期盼TaipeiTimes在朱總編輯的堅持下
讓全世界對於台灣及其人民能有更詳盡的認知

天佑吾土 天佑吾民




「南方快報」恆愛台版主代朱立熙回應柳樵

柳瞧兄:

昨天跟朱總編電話聯絡時.他要我代為貼文.感謝大家對Taipei Times【無棄嫌】,特別是柳樵兄的恭維.他實在愧不敢當。他說,他只是【認真地把事情做好,不負老闆所託】.如此而已。

柳樵兄提到朱總編在大選前給該報同仁電子信的事情。由於該信被香港的中資英文報[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以及台灣世新辦的[破週報]渲染為【Taipei Times的醜聞】,他除了曾在三月初發表過一份中英文的聲明之外,迄今都未曾對外就此事有所解釋。如今,柳樵提起此事,朱總編認為該做些進一步的說明。

其一,朱總編會發出那封電子信的背景,是因為「泛藍的黑手」已經伸進該報,企圖利用潛伏其中的人員泡製新聞.混淆視聽.並在國際上製造錯誤認知,進而影響選情。朱總編發現情況不妙,只好以非常手段,發出電子信昭告週知該報的基本立場。泛藍勢力眼見事跡敗露,選前才不敢再圖染指,或想藉該報當打手。

其二,首先報導此新聞的南華在台北的自由撰稿人Tim Culpan,曾經在台北時報擔任文字編輯,離職後曾替該報撰寫一些財經新聞,因為文字品質平平,且不符經濟效益,被朱總編多次退稿,他可能是為了挾怨報復而藉機羞辱朱總編。

此外,從朱總編透露,Tim Culpan替南華早報撰寫該報導前,曾打電話向朱總編查證,朱總編當時曾表示,這是內部事務,他不想談。但是,朱總編事後回憶......Tim打電話時,報出來的是[假名],並非Tim Culpan這個名字,而且裝出不同的音調。否則,朱總編不會聽不出或認不出他來。這是極其卑劣,而且居心不良的採訪手段。【像不像犯藍記者嘿嘿嘿的故事?】

其三,南華早報之後,台灣世新大學辦的「破週報」總編輯黃孫權,便在他的「編輯手記」欄中,以【Taipei Times的醜聞】大肆抨擊,該報同一期並由英文編輯David Frazer寫了一篇英文稿,以中英文雙語夾擊朱總編。他們兩人都未曾向朱總編查證,偏頗報導的意圖昭然若揭。

黃孫權何許人也?請上[Google]去蒐尋就可以查到。他是台大城鄉所博士班學生,也就是極左反動份子下注九的門人,去年四月在台北AIT前主導反美反戰示威,並在人家牆上噴油漆的人。被這種左統的人為文批判,朱總編告訴我,理都懶得理他,他說【不屑於去回應這種台灣的垃圾,會沾污了他的手。】

至於David Frazer這個人,曾在Taipei Times打過工,因為懶散太混.工作不力,被朱總編下逐客令,跟Tim Culpan一樣,也是個挾怨報復的下三爛,朱總編對他也毫無興趣回應。

至此,事件的真相應該是很清楚了吧?就是兩個外籍痞子加上一個左統份子,在朱總編發現報社內事態不單純而發出電子信之後,藉機報復與羞辱他。他說,這是他主持該報五年來面對的最大的壓力,但是堅定不搖的理念與意志力讓他挺了下來。

選後,這些痞子紛紛銷聲匿跡。朱總編告訴我,他無意對他們秋後算帳。但是,他堅信【公道自在人心】,而且.正義終將戰勝邪惡,並站在正直的一邊。如果必要的話,他不惜公開更多具體的事例,或與他們【法庭上相見】,讓大家瞭解泛藍勢力是多麼的惡質!

請南方網友對此事廣泛討論,並全力聲援朱總編!感恩!∼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