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海唱和
 
 
隔海唱和

台灣真是個光怪陸離的社會,而且,怪得讓人瞠目結舌。

每個星期日大約中午時分,台北市內總會有一輛轎車插著兩面五星旗,並以高分貝的音量播放中國的國歌「義勇軍進行曲」,一路招搖過市,來到光復南路與市民大道口的新黨總部之前。這輛車的如此行徑已經好幾個月了,台北市民居然見怪不怪,任它繼續招搖;台北市政府也睜隻眼閉隻眼,縱容它的存在。

不久前,同樣的事情在彰化也發生過。結果,插五星旗招搖 的人被路人圍毆而鬧成新聞,從此不敢再囂張。相較之下,彰化鄉下人還比台北人更有是非判斷,也更有骨氣與正義感。都市人真的這麼冷漠了嗎?可憐的台北人,週日想要在家休憩,連圖個最基本的耳根清靜都不能,要被這種噪音污染之餘,還讓人時空錯亂,不知究竟身處何處。

更讓人痛恨的是,這種吃台灣米、喝台灣水的人,竟然公然在市街上甘做中共的鷹犬,隔海與北京唱和。對於這種瘋狗,台灣人應該大聲怒吼,請牠滾回大陸去。至少,台北人不應該繼續沉默,讓這種現象腐蝕我們的民心士氣,甚至瓦解我們的心防。

或許台北市民自視較高,認為不必與那種瘋子一般見識而不屑於干涉,甚至認為那是個人的言論自由。但是,姑息就能養奸,如果我們習以為常或冷漠到無視於這種光怪現象,有一天解放軍真的進城而所有人也都視若無睹的話,我們倒不如早點投降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