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銘報專訪:老總的第一次》
 
 
《銘報專訪:老總的第一次》

採訪波灣戰爭 第一次和死亡擦身而過

記者卅陳婷婷

 身為一個記者,會遇到各式各樣的新聞場面,面對它且把新聞採訪回來,似乎就是一個記者的本質和責任。與以往不同,那次不是看到別人的死亡,也不是採訪冰冷冷的屍體新聞,而是第一次自己面對死亡,差點成為新聞中的主角。現任Taipei Times總編輯朱立熙回憶著說:「我好像在那一剎那過完了一生。」

 1991年第一次波斯灣戰爭,1月17日聯合國通過制裁案,美國開始開戰,朱立熙也於當天從台北出發前往戰地,經過新加坡、埃及,進入以色列。當時是報社一聲命令要他前往中東,但沒有告訴他要去哪裡,朱立熙憑著自己的新聞感,便決定以以色列為目的地。

 第一次波斯灣戰爭的背景是海珊於1990年8月底侵略科威特,引起周遭國家和美國的不滿,決定要制裁海珊。1991年1月戰爭爆發,但是朱立熙發現,並不是所有阿拉伯國家都反對海珊,甚至還是有部份國家支持他,真正會和海珊作戰的大概只有沙烏地阿拉伯、以色列及美國聯軍(英國等其他國家)。

 中東國家一般很難進入,阿拉伯對記者相當排斥,如未得到入境許可,是絕對進不去的,朱立熙當時決定從台北到新加坡搭新航直飛埃及開羅,再走陸路,經由蘇伊士運河入西奈半島上以色列,但由於戰爭已經開打,新航在飛到地中海前改變行程,在希臘雅典降落。在雅典等候了12個小時,終於有一架埃航前來帶他們去開羅。入境後辦了簽證,隔天又坐了4個小時的車程進入以國,朱立熙同時也是台灣第一個進入以國的記者。進入以國後,朱立熙便直奔以國首都特拉維夫,並住進首席的希爾頓飯店,果然如他所料,以國軍方將此飯店設為新聞中心的發言人室。

 進入以國後,朱立熙每天固定發新聞,但也同時幾乎固定每2、3天就要躲1次警報,伊拉克的飛毛腿飛彈每隔2、3天就攻擊以國。大約在進入後一個星期,1月25日晚上12點,伊拉克的飛彈被雷達偵測到,警報大響,全民進入戒備狀態。當時正在寫稿的朱立熙立刻帶著防毒面具衝到6樓(當時被封閉做為記者的避難所),等了半個小時都沒有動靜。
 
 到了40分的時候,突然外面傳來4聲巨響,第一聲巨響時,朱立熙嚇了一大跳,從未想過飛彈居然這麼靠近,就好像已經打到門口似的,整棟樓都震了起來,那時他心想完蛋了,今天也許是生命中的最後一天。第二聲,朱立熙心中的恐懼到了極點,接著第三、第四聲,在這不到3分鐘的時間,朱立熙說:「從害怕到恐懼死亡、到自我反省這一生的過程,我好像已經將我的一生過完了。如果現在死了,我這一生有沒有後悔的事?或對不起家人的地方?」

 短短幾分鐘,一生的種種已經在朱立熙的腦海中跑了一遍。4聲響完之後,朱立熙安慰自己,反正都要死了,要死也不會只有他,在場的每位記者可能今天都難逃這個命運;雖然,如此一來,便沒有人可以將新聞發回去,但是450位來自各國的記者同時在這罹難,也是個難得的壯舉,是大新聞!朱立熙心中就更坦然去面對這一刻。

 4聲響完後10分鐘警報解除,朱立熙頓時鬆了一口氣,有股重生的感覺。回到房間,朱立熙陷入了複雜的思緒當中,想了整晚徹夜未眠,心中百感交集,感恩的心情,就連寫了許多新聞的他,都無法用字句形容出來。經過了那一晚,朱立熙告訴自己:「人生幾何,何須計較!」

 這件事給朱立熙最大的啟示,就是從此看淡了人生,一個曾經跟死亡擦肩而過的人,這一生還有什麼好計較的,這是他人生觀的重要轉折點,自此,他更開朗豁達、不與人爭,同事和朋友也都感覺出他的轉變。

 第一次的經驗談,記得的,不是到目前為止他是台灣第一個從攝影記者晉升到總編輯的人,更不是在1985年成為第一個台灣領到40萬新聞獎金的記者…。有很多的第一次,但是,對朱立熙而言,最重要的第一次,便是這第一次面對死亡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