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駐韓代表李宗儒:復航應建立在平等互惠  
 
 
專訪駐韓代表李宗儒:復航應建立在平等互惠      

 南韓大選揭曉,盧武鉉以些微票差勝出;面對未來的新情勢,台韓關係應該如何調整與推動?在第一線推動對韓關係的我駐韓李宗儒代表,昨天接受本報專訪,對雙邊懸案的解決以及實質關係的開展提出他的看法。以下是訪談紀要。

 記者問:請問大使如何看待這次南韓大選?您對盧武鉉當選又如何評價?

 李代表答:韓國人熱情活躍的民族性,以及三溫暖式的民意流動讓人印象深刻。選舉過程中最重要與最直接的導火線,應該算是美軍壓死女生事件,讓南韓對美國壓制北韓的不滿有了反彈的引子。仇美的心態對李會昌的選情不利,而成為盧武鉉有力的切入點,連續的反美示威又掀起支持盧武鉉的狂熱。其次,南韓人民的自信,從漢城奧運到世足賽後達到高峰,而且經濟信心也從金融危機時的谷底爬升到備受國際肯定的驕傲。美軍事件所導致的不平衡心理,便從選票中宣洩出來。

 盧武鉉個人的氣質與魅力,整合地域主義的努力與作用,抓住選民對三金老人政治與貪瀆腐敗的不滿心理等,充分掌握年輕選民的心。盧武鉉的勝出,應可視為南韓政治世代交替的一個分水嶺,在文化轉型與政治思潮的轉變等方面,都具有標竿的意義。

 問:盧武鉉以金大中的繼承人自居,並強調會繼續推動金大中路線,包括對北韓的陽光政策,但卻可能會與美國的利益發生衝突。您如何評估未來朝鮮半島與東北亞情勢?

 答:美國是在全球整體架構下執行東北亞戰略,南北韓繼續衝突它才有存在價值;中國也有它的戰略思考,希望朝鮮半島維持和平,但也想把美國勢力趕走;日本則側重於北韓對它的威脅,與南韓並無太大瓜葛。

 盧武鉉上台後,會延續金大中的北韓政策,南韓也會繼續尋求與北韓和解。南韓朝野的統一政策並無太大差異,只是作法稍有不同,我們沒有理由不樂觀其成。問題比較大的部分是在北韓,它已經被邊緣化,而且仍堅持共產主義的情況下如何與南韓統一呢?而且中國也不願為了北韓而犧牲。

 問:金大中為了推動陽光政策,對北京極其卑躬屈膝;盧武鉉比他更欠缺國際觀,您認為他對兩岸可能保持平衡的關係嗎?

 答:金大中時代台韓關係已跌落谷底,不能再壞了。由於南韓對中國有它的需求,不論是出口、投資、觀光、留學等經濟或外交層面,中國都是排名第一,台灣不可能期待南韓對此有所改變。但是很顯然地,南韓對原本就不對等的對大陸外交關係,以及與台灣的實質關係嚴重傾斜到大陸那一邊,我們只希望它能站在中間,保持兩邊的平衡,不要做出對我不利的不平衡舉措。鼓勵他們「靠中間走」對三方都有利。

 問:台韓斷交十年來,雙邊關係幾乎處於停滯狀態,南韓對我國參與WHO等國際組織甚至採取反對的立場。對於雙邊懸案,如貿易逆差與復航的問題,您認為可能在盧武鉉的新政府得到解決嗎?

 答:我國的貿易逆差是結構性問題。在WTO的架構下,我們不可能以政策性作法來改變。但是我們應該長期在韓駐點來促銷我國的商品,積極推動出口到韓國,才可能平衡龐大的逆差。至於復航問題,最近將開始的包機直航,並非長久之計,但已經展現我國最基本的善意。復航問題必須雙方政府坐下來談,而且應在國家尊嚴、相互利益與平等互惠的基礎上才能促成。

 我們必須務實與理性,把可以提升雙邊關係的元素發揮到最大功效。同時,南韓方面也不可低估台灣的實力,從「個人平均購買力」來算,台灣是南韓商品最大的採購國,如此親韓的國家也只有台灣而已。

 問:您將如何推動未來的台韓實質關係?代表部有否具體的構想?

 答:外交是講求「力」與「勢」的藝術, 如何以我們的實力去開創一個時勢,是我們一直在努力的工作。保持對朝野平衡兼顧的關係,也是外交工作的基調。我們過去一年間邀訪了許多朝野的國會領袖,而且都是相當有影響力的人士,對增進雙邊關係頗有助益。像去年訪台的鄭大哲,就是盧武鉉的選戰總司令,兩千年到台北慶賀陳總統就職的「台北俱樂部」成員,也有兩人曾當上內閣部長,「韓台親善協會」會長丁世均在民主黨內有相當影響力。我與盧武鉉先生首次見面就是在民主黨負責國際關係委員會柳在乾議員的辦公室,當時就曾預祝他勝選。這些人脈都有助於未來與 盧武鉉新政府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