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捷運看書運動
 
 
幾乎在每一年的課堂上,我都會跟學生提到這個小故事。這是三十多年前從報上的小方塊文章讀到,後來自己親身去體驗而得到確認的故事。

那篇文章說,日本人坐地下鐵的時候,只有兩個動作:一是睡覺(或閉目養神),二是看書,除了這兩個動作之外,幾乎沒有「無所事事」、「呆若木雞」的第三種動作。當時我還是初中生,對日本這個民族這麼會利用時間、這麼愛讀書,覺得很好奇,也很敬佩。

後來自己有機會去日本出差或旅行時,這個對我僅止於傳聞的故事,真的得到了實證。世界上真的很少見到這麼愛讀書、求知若渴的民族。當然,他們充分利用時間,在地下鐵裡看書,看漫畫書、看報紙、週刊雜誌等,不一定是看正經八百的書,但是狂熱吸收知識的精神實在讓人佩服。每一個地鐵站裡,到處都有大型的回收桶,讓隨看隨丟的書報雜誌,不致於成為污染源。

過去的這一年,我有許多機會跟不同的出版商接觸,每次我都會建議他們:迎接捷運時代的來臨,趕快改出一些「文庫版」(Pocket型)的書吧!讓一般人坐捷運時,可以利用時間看這種攜帶方便的書,不要在車裡無所事事、大家大眼瞪小眼。

對我的建議,有人聽進去了,有人則對「台灣人不讀書」早已死了心,繼續不以為然。這又回到那句老話:「想做事的人,會去找所有的方法;不想做事的人,會去找一切的藉口。」我認為,文庫版的書在台灣,就像到非洲賣鞋子一樣,絕對是大有可為的。

「台灣人不讀書」固然是事實,問題是要有人去提倡讀書風氣,要有人率先垂範啊。如果有知名人物能夠登高一呼,這種風氣是很快就可以帶動起來的。

當年,許多家長都警告小孩不要在公共汽車裡看書,他們的理由是:公車裡燈光不夠,而且車子跳動太厲害,看書對眼睛不好。這個理由固然不錯,但是現在的捷運光線充足,行車平穩,當年坐公車不看書,已經不能再成為藉口了。

我最近常有機會坐捷運,到昨天我才發現,不到一個月內,我坐捷運的時間已經讓我讀完了兩本「文庫版」的書,我真的不是在吹牛。其中有一次,還是在捷運車廂裡站著看書,竟然過頭忘了下車,猛然驚覺後才在下一站回頭。

雖然浪費了一點時間,但是那一天卻很開心。因為書的內容真的很吸引我,讓我連站著都想看,再則對自己能心無旁騖專心看書而坐過站,反而覺得很有成就感。

上週,遇到「前衛出版社」的林文欽社長,我告訴他,正在讀他出版的一本「文庫版」的書,接著還準備去買他剛出的另一本文庫版的「革命運動研究」。他聽了很欣慰,我則給他加油打氣,希望他繼續出版文庫版的書,能夠開創前衛出版社的業績,並帶動讀書風氣與出版業的景氣。

我已經有三個月不看電視,更不看弱智低能的新聞台,對我毫無損失,我反而有更多時間讀自己想讀的東西,深入去思考書中提出的問題,或把時間用來寫文章,或做其他有意義、有生產性的事情。

沒有新聞台,我的日子照樣過,新聞資訊來源也無虞匱乏或斷絕,我靠的是是網路媒體,有「選擇性」地選取我要的新聞,其他所謂的「要聞」(新聞重不重要是每個人主觀的認知,而不是靠媒體主管來幫我們決定),我只看網頁上的標題,就能一目了然,如此就不需要被低能弱智的新聞台密集轟炸了。

當我不再被新聞台密集轟炸之後,耳根就清淨得不得了,自己可以運用的時間更多了。當大家都有自主意識,由自己的認知來決定什麼是「要聞」,並且選擇性地選取自己需要的新聞,蔚為風氣與潮流的時候,我們這個社會還有新聞台生存的空間嗎?

所以,我非常贊同「關機運動」,現在雖然還不夠普及,但是卻大有可為;這跟我一直想要發起的「坐捷運看書運動」,其實是可以相輔相成、互為延伸的。

從每個家庭都關機不看電視、改為鼓勵看書開始。讀了書以後,人就會去思考問題;養成了讀書的習慣以後,就隨時隨地都可以看書;坐捷運看書也成為風氣的話,我們的國民素質就會提升,能夠獨立思考、獨立判斷,也就不會再被弱智的媒體所宰制,當然也就沒有新聞台繼續惡搞的空間了。

每次比較日本、南韓、台灣三國的民族性時,結論總是很讓人洩氣,因為「台灣人最不思考問題,也最不會自我反省」,追根究柢就是台灣人的讀書風氣最差。日本思想家福澤諭吉在「勸學」第一篇就說:「人不學則無智,無智者為愚。賢與愚的差別,只由讀不讀書來決定。」

如果台灣人不承認自己真的比日本人、韓國人「愚」的話,就趕緊培養讀書風氣吧!「文庫版」加油!「坐捷運讀書運動」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