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社會公器?
 
 
新聞學裡面的概念說,「媒體是社會公器」。不知道這是誰說的?什麼時代說的?十八世紀的英國?還是十九世紀的美國?我不記得,也許當年曾經學過,但是早已忘光了。

大家到今天都還在琅琅上口:「媒體是社會公器。」我想請問台灣所有的媒體從業人員,你服務的新聞媒體也是社會公器嗎?還是你的報老闆的「個人私器」?請誠實回答我!

如果有人敢告訴我,他服務的那家媒體確實是「公器」,我就敢大聲地跟他嗆聲:「公器個屁啦!」我敢保證,台灣沒有一家媒體的老闆,把他的生財工具當「公器」在辦。私人的私有資本辦一份公器給大家(公益)用?天下哪有這種傻瓜呢?

一直到去年(2005)六月,我讀了當時剛出版的「金庸與明報傳奇」(允晨出版)之後,真的大吃一驚,也才恍然大悟。原來在報老闆的心目中,媒體根本就是他個人的私器。

讓我引述一段書中的文字給大家看:「明報老闆金庸很明確的表示,在資本主義社會中,報紙是股東的私有財產,不是公眾的公器。﹍﹍媒體所有者全資經營,與其他私人企業一樣,報紙是老闆的私器。老闆有權指揮報社表達個人政治主張,讀者則有選擇不看的自由。」(第404頁)

金庸如此的辦報理念,完全顛覆了傳統的傳播學概念。如果,台灣的傳播學界還有蛋頭學者繼續教學生「媒體是社會公器」這樣的十八世紀落伍觀念,請大家把金庸的這段話送給他。所有報老闆辦他的私器的真正動機,就是「為自己的政治主張與經濟利益而服務」,就是這麼簡單。

Ohmynews社長吳連鎬在發刊辭中質疑說,「既然報紙是『公器』,那麼,為什麼只有『他們公司的人』才能寫頭條新聞跟主新聞呢?」他當然知道那是報老闆的私器,所以才會是由「他們公司的人」聽命於報老闆雇用的編輯高幹的指揮,寫什麼新聞來當頭條。在吳連鎬眼中,南韓既有的媒體不僅是私器,更是社會最大、最後的污水坑。

所以,從有報紙以來,社會公器只不過是報老闆拿來當污水坑的遮羞布而已。我認為,直到1988年南韓的「韓民族新聞」以公開向全民募股而辦成一份自由理念的報紙之前,世界上從未出現過「公器報紙」。所謂的社會公器的媒體,必須是真正做到「民有、民治、民享」,才有資格被稱之為公器。今天已成為南韓大報的「韓民族新聞」就是這樣的一份報紙。

國際媒體鉅子梅鐸2005年四月在「美國新聞編輯人協會」警告說,「年輕人根本不想靠神般的人高高在上訓示他們什麼是重要的,他們也不希望看到新聞呈現得像教條一樣。」但是,今天放眼台灣四家主流報紙,哪一家的新聞呈現不是「強灌豬食」給讀者?他們的編輯高層真的知道讀者想看的是什麼嗎?他們在選新聞時,有公器的觀念嗎?更不用說政治意識型態掛帥,強灌給讀者他們的「政治教條」,或炮製的、沒查證的假新聞了。

做為媒體消費者,難道我們還要繼續做這種「花錢買罪受」的愚蠢事嗎?金庸不是說,「讀者有選擇不看的自由」嗎?所以,既然他們不是公器,是以賺錢或政治為目的的私器,我們就可以「不買」。這才是公平的市場供需機制。因為只有傻瓜才會去買他不需要的東西。

我在「坐捷運讀書運動」一文中也指出,新聞重不重要是每個人主觀的認知,而不是靠媒體主管來幫我們決定。以台灣媒體記者、主管素質如此之低(尤其是電子媒體),讓他們來強灌閱聽大眾污濁不堪的新聞,台灣的媒體消費者還能不站出來捍衛自己的權益嗎?當然是關機啊!還需要對他們客氣嗎?

2005年7月12日,東森的老闆王令麟曾經公開對著包括我在內的各家電視台主管說,「我家電視台的新聞連我自己都不看,東森電視的新聞不是給你們知識份子看的,我是辦給高中以下程度的觀眾群看的。」因為觀眾素質低,為了賣錢所以必須迎合他們的口味。換句話說,他家公開販售豬食與黑心食品給社會大眾,他自己不吃,所以他就可以不必負責任?那一天的飯局,我差點沒當場吐得一地。這是台灣媒體老闆的素質,我們還能期待什麼?所以即使他到各大學捐贈新聞獎學金,也只不過是在給自己蓋遮羞布而已。

所以,一位準投資人說,「我以前所學的傳播理論,記者是菁英、是守門人、是資訊篩選者。」我想說的是,這在台灣是不通的。過去不是,現在也不是,未來更不是。他們強灌豬食給讀者與觀眾,守了啥個門?又篩選個啥屁?至於台灣的媒體記者是不是菁英,我不予置評,讓檳榔西施來論斷應該更公允。

另一個年輕朋友在留言版貼文說,「Web 2.0的意義,就是『讓草根得以出頭天的機會』。Web 1.0時代,網路是用來提供資訊的介面,別人餵什麼,我們就吃什麼。Web 2.0的時代是人人都可以製造資訊,不再是透過菁英群餵食資訊!」

「草根的資訊能力絕對不輸媒體菁英,看看部落格、BBS中的文章,往往容易看到精彩的分析,這是因為草根為了興趣可以從小鑽研一項議題,而媒體記者是為了工作需要而鑽研議題,兩相對照下,有熱情的草根自然勝出。網路世界也可以用經濟學『自由市場』的機制來運作,我們要做的只是提供一個平台服務,讓網友來決定新聞運作的機制,讓社會大眾決定頭條新聞是什麼。」他說的不錯,道理大家都懂,絕不是學究式的理論。

我期待中的這份「全民記者網路報」,除了前述「讓草根出頭」之外,還要完全落實民有、民治、民享的「媒體民主化」。除了民主化的投資入股、民主化的採訪報導與選稿機制之外,還要民主化的人事管理,透過選舉方式,選出賢能的人來經營管理這個媒體,給他一定的任期,做不好就換人做,做得好的人也只能連任一次。如此的「全民媒體」才是真正的社會公器,經營這個媒體的人,絕不是為了賺錢、或想成為「大報閥」,他必須有熱情與無私的奉獻精神來做這樣的「服務眾人的事」。

台灣的政治可以落實西方式的民主制度,媒體的經營管理何嘗不能以民主方式為之?南韓已經有過實驗,而且都已經成功(全民資本:「韓民族新聞」;全民記者:「Ohmynews」),台灣人怎不試試看呢?

Trust me, we can make it, of course, we can mak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