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報業的第一聲
 
 
自由報業的第一聲

一份新創刊的報紙,能夠成為國際新聞,在世界新聞史上恐怕並不多見;而這份報紙以公開募款,為全民所共有、共治、共享,在世界新聞史上卻是絕無僅有。

南韓民眾引領期待半年多的「韓民族新聞」(Han Kyo Rae Sin Mun),終於在五月十五日正式問世。這份標榜獨立於政治勢力與大財閥之外的報紙,是盧泰愚宣布民主化之後,第一份核准創刊的報紙,被認為是南韓民主實驗的檢定標準。

「韓民族新聞」的風格與編排方式,顯示了反對權威統治與日益高昇的民族主義。這可從它以純韓語發音的「Han Kyo Rae」(表示韓民族、大民族或一民族)為報名,採用由左至右的橫式編排,以及不用一個漢字的新聞寫作得到證明。

在三十六個版面的創刊號(以後每天為兩大張八個版),發行人宋建鎬署名的發刊辭「致力成為替全民代言的真正報紙」中,揭示了韓民族新聞的立場與原則。宋建鎬說,我們不以支持特定政黨或政治勢力為目的,絕對以獨立的立場,全民大眾的立場,報導各層面的新聞。

宋建鎬猛烈抨擊既有報紙所標榜的中立,只是口惠實不至,而淪為當權勢力的工具。在朴正熙時代,他們可以支持反民主的「維新體制」,到了全斗煥政權上台,卻極盡能事地批判朴正熙;全斗煥掌權期問,他們和政府一起強調「建立新時代的新秩序」,而盧泰愚上台後,則不斷地醜化全斗煥政權。這種毫無自主性,立場搖擺不定的媒體,反而是助長社會混亂的根源。

韓民族新聞由於資金募自全國民眾,因此可以不像既有報紙企業受到政治勢力或利益團體的牽制,而更能夠發揮獨立性與公正性。

其次,宋建鎬也譴責南韓的野心軍人,透過政變奪取政權後,不顧一切地追求經濟的高度成長,並以經濟成果為自己的政績,但是卻造成貧富差距擴大,而且成為仰賴外國鼻息的「隸屬經濟體質」,經濟成長愈高,貧富懸殊就愈大,助長了社會的不安。

過去,南韓在軍人獨裁統治下,國家安全掛帥,不僅抹殺了人權,獨占所有的資訊情報,也沒有真正自由而獨立的輿論,基於實踐真正自由的輿論,是促進政治民主化的信念,韓民族新聞決心辦成一份「真正像報紙的報紙」。

辦一份為全民代言的自由言論報紙的構想,是源自去年七月初,當時盧泰愚向民意投降,提出全面促進民主的「六二九宣言」,一群在一九八零年因當局鎮壓新聞界運動遭解聘的新聞記者,在一項討論會中,感覺在民主化的浪潮下,實現他們新聞自由理想的時代已經快要到來,過去幾年間為爭取新聞自由的奮鬥即將開花結果。

以宋建鎬為首的「民主言論運動協議會」成員,在集思廣益之後,決定以公開募股的方式向國民籌募辦報基金。並組成了「新媒體創設研究委員會」,積極研究辦報所需的印刷、發行、廣告等問題,並四方網羅專業人才。

起初,他們把預備創刊的報紙訂名為「民眾新聞」,隨後又再把宣傳單上改名為「國民新聞」後來又改名為「新新聞」。經過一個月的討論和研究,已確立了這分報紙的基本方向與原則:一、由全民參與,二、編輯權獨立,三、用韓文橫排,四、保障讀者的發言權等。

去年八月十五日,他們發表了一項「發刊宣言」,決定在去年十一月一日成立報社,在今年二月一日正式公開上市。但是事情的進展因為客觀環境的限制,並未如預期順利,而且經過了相當的艱苦挑戰和迂迴曲折。

九月一日,研究委員會在漢城安國洞租到了一間五十坪的辦公室,正式展開了籌備工作。在被解聘記者的鼎力支持下,大家慷慨解囊,每人出資五十萬韓圜(約合新台幣二萬元)做為籌備週轉金,不到半個月就籌足了近四百萬台幣的基金。

這群人組成的籌備主幹,在去年九月二十三日的大會中,決議以「獨立於政治勢力與特定資本之外」的原則,以每股五千圜(合台幣二百元)向全國民眾公開募股,並規定每人認股不得超過總資產的百分之一。這個規定是為了防止政府當局的資金流入,成為大股東後遭到控制。

第二天,創刊發起籌備會正式成立,開始在各界爭取有志一同的發起人。原訂招募一千名發起人的計畫,因為各界反應熱烈,在二十天之內,竟然有三千多人願意解囊(每人認捐十萬圜便可成為發起人)。

十月十二日,包括金壽煥樞機主教、咸錫憲、李熙昇等南韓學術界、宗教界、藝文界等二十四位元老與知名人士,公開發表聲明,支持這分新報紙的誕生之後,在南韓的大學校園、宗教界、司法界與知識階層,造成了極大的震撼。

在召開發起人大會的一週前,十月二十二日,原訂名為「新新聞」的這分新報紙,決定改名為「韓民族新聞」。這項決定,是經過民主方式的問卷調查後而做成的,「韓民族新聞」以一百六十四票奪魁,其次為「自主民報」、「民主新聞」、「獨立新聞」等。

十月三十日,在三千三百餘名發起人與全民的期待下,發起人大會正式召開,會中大家高唱「韓民族新聞之歌」:「那會是真的嗎?聚集了全民的血汗錢,要辦一份很棒的報紙,一份揭露虛偽與真實的民族報,民族熱烈的心,大家有志一同,讓我們一起來高喊,真正的自由,真正的和平」,這個南韓新聞史上破天荒的創舉,在當時得到的回應,就是各報在報屁股上只刊出一欄題的小新聞。

發起人大會中選出了五十六位人士為創刊委員會的成員,包括了各行各業的代表與新聞界出身的人士。前東亞日報總編輯宋建鎬,以及著名的人權律師李敦明被選為委員會的共同代表,負責籌備的實務工作。

十一月八日,韓民族新聞開始在各報上刊登公開募款的廣告,來自全國各地的捐款如雪片飛來,經過一百天左右的募捐,到今年二月二十五日,已達到了五十億圜(合台幣二億元)的辦報基金目標。

這段募款過程中,以去年十二月的總統選舉期間所打出的募款訴求,隨著選戰的熾熱而達到最高潮。除了借助在報上刊登廣告外,籌備會也自己發行宣傳媒體「韓民族新聞消息」,少則十萬份,多則二百萬份,透過街頭的直接發送,打入了社會的基層以及全國各地。

當初社會大眾半信半疑之下,五十億圜的辦報基金出奇順利地募到,一共有二萬七千人成為這份報紙的主人。在南韓社會確是一大奇蹟。十二月十五日,韓民族新聞在已經募得公司法規定的四分之一的資本額後,正式登記為公司組織,一步步實現了他們的理想。

這一天召開的成立大會,選出宋建鍋為理事主席,任在慶為編輯人,並且隨即成立了產業工會。十名理事組成的股東委員會,為最高決策機構。在公司籌備作業的同時,也組成了編輯部,設定了言論政策與方向,報紙的基本性格則訂為「大眾的正論報」,組成編輯委員會以民主方式決定編輯部的運作,在報社編輯部的既有組織之外,另外設立了「民族國際組」、「新聞媒體組」與「民生人權組」,更凸顯了這份報紙的旨趣。

二月間,韓民族新聞以公開招考的方式招募五十名記者,一共有八千多名優秀的志願生報考,創下了南韓新聞史上的新紀錄,也顯示了有志從事新聞工作的年輕人,對這份新報紙的期許。這分報紙的待遇,只有其他報紙的一半,但卻阻止不了有新聞熱情的高手投效,他們決心把理想奉獻給這份南韓真正的報紙。

今年一月二十三日,在籌備工作大致就緒的情況下,韓民族新聞正式向南韓主管新聞的「文化公報部」提出登記申請,但是卻遭到百般刁難,不是以法令尚未修訂好,便是以報社設備不夠為理由,阻擱登記證的核發,使籌備會備受困擾。報社員工在忍無可忍之下,經過兩次走上街頭自力救濟,報紙的登記終於在四月二十五日國會議員選舉前一天核准下來。

五月五日,韓民族新聞的全體社員在社務大會上宣誓,決心以獨立判斷來辦這份報紙,並絕不受政治權力等外界勢力的干涉所影響,也絕不收受金錢與其他不正當的利益。在宣讀「倫理綱領」之後,全體社員以貫耳的掌聲正式表現貫徹執行的意志,熱情與矜持展現在每一張臉上。五月十五日韓民族新聞出現在國民面前,這份全民共有、共治、共享的報紙,正帶領南韓的新聞事業走向一個嶄新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