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roll!
 
 
這幾年學到的英文名句之中,我最喜歡的一句是「Let's roll!」。

這句話出自塔德•畢墨(Todd Beamer)。他是2001年911恐怖攻擊事件當天,被劫持的「聯合航空」093班機上的乘客。為了對抗飛機上的恐怖份子,他發號施令:「Are you guys ready? Let's roll!」(大家準備好了嗎?我們幹吧!)然後與其他乘客一起衝上去跟劫機歹徒搏鬥。這句話是經由手機傳到地面的接線生,後來廣為世人傳頌而成了名言。畢墨的太太麗莎已把這句話登記了註冊商標,並以此為書名出版了畢墨的傳記。

「Let's roll!」可以翻譯成「我們幹吧」、「我們上吧」、「我們衝吧」,展現了一種「付諸行動的果敢」,只要能夠達意,沒有人說中文非怎麼翻譯不可。畢墨喊出這句話時,是抱著同仇敵愾的決心,他們都知道已經到了生死關頭,非奮力一搏不可;這種必死的決心,讓這架機上的乘客雖然都成仁了,卻贏得舉世的尊敬。

「Let's roll!」有「壯士一去不復還」的悲壯氣魄,也有「不成功便成仁」的大義凜然。那一聲雄渾的號令,幾年來一直在我的腦海中迴盪,也像濤天巨浪拍打岸邊礁石的聲音,在我的耳際縈繞。

我喜歡「Let's roll!」更甚於韓國人掛在嘴邊的「하면 된다」(音為「Ha Meon Tuen Da」;意為「做了,就成」)。韓國人把「하면 된다」英譯成為相當傳神的「Can Do Spirit」(中文可以翻譯為「做得到精神」),這是一種積極進取的精神,也就是天下無難事,只要去做了,就一定會成功。韓國人做事一向衝勁十足,絕對與這句大家平常就琅琅上口的勵志用語有關。

最近號召發起興辦一份「全民記者網路報」之際,在許多識與不識的朋友的加油打氣聲中,「Let's roll!」跟「하면 된다」這兩句話,又不斷在耳邊響起。許多人在留言中,加油祝福聲不斷,並鼓勵「要馬上行動,而且一定要成功」。這些鼓勵,也來自我的老師與學生,可見對惡質媒體的反撲,已經是不分年齡、不分族群、不分畛域了。

面對台灣當前惡質的媒體環境,誠如一位認股的新聞人所言,「已經走到了終點,不做改變,死路一條。」情況不就正如聯航093班機的生死交關嗎?懷抱媒體改革理想與意志的人,此刻的心境,正就是在期待著有人挺身而出高喊:「Let's roll!」是的,截至目前,台灣至少已經有了二十位畢墨,要拯救台灣的媒體環境。他們真是可愛又可敬的台灣人。

我甚至有一股衝動,想要以這句名言做為我們這份全新的「全民記者媒體」的名字。但是由於已經被登記了註冊商標,所以可能性不大。不過,「我們幹吧!」那一股精神與道德勇氣,卻不受時空影響,任何人隨時都可以付諸行動。

當然,若以「Let's roll!」為名,可能有些宿命論者會投反對票,因為以聯航班機的遭遇,「Let's roll!」之後的下場,就是與歹徒同歸於盡,全機栽進了賓州匹茲堡附近的農地,讓大家都當了「烈士」,這恐怕是所有革命伙伴最不願意見到的狀況。因為我們不僅是要「幹」而已,我們還必須幹到成功,必須幹到敵死我活,這場革命才有意義,所以我們要學的是畢墨等人的精神,但絕不能走上聯航的悲劇。

我也期待,我們這群媒體革命伙伴,能去說服更多受盡凌虐的媒體消費者,以「做了,就成」來鼓舞他們,堅定他們的信心,號召更多人來響應、來參與這場「公民自主媒體運動」。我們決不是唐吉訶德,我們是先知先行的改革者,我們走在芸芸眾生的前面,要去對抗腐敗了半世紀的這隻媒體「邪惡怪獸」(Leviathan),而今又加進了冷血、沒人性的香港惡質媒體文化,事實上,新聞媒體已經成為台灣最大的「恐怖份子」,無時無刻不在製造社會的動亂,污染我們的人心,錯亂我們的價值,實在讓人痛心。

台灣,是我們的台灣,我們愛她,就要救她。救她,只能靠我們自己的手!對抗恐怖份子,大家還等什麼?Let's ro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