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李明博,各自表述?
 
 
李明博當選南韓總統,台灣的藍綠陣營紛紛表態自況,往自己臉上貼金,幼稚之舉,讓人看了實在好笑。幾十年來,韓國人從來沒有把台灣與台灣人放在眼裡,曾幾何時韓國卻成為台灣人競相「膜拜」的對象,台灣人如此不長進,只會讓韓國人更看不起了。

尤其,藍營的馬英九自比為台灣的李明博,馬上換來阿扁的譏笑,說他是「LP比雞腿」,胡亂類比一通。藍綠兩造都不懂韓國的實情,於是像瞎子摸象,各取所需,各自表述。把一頭李明博,消磨到極致。李明博如果知道台灣有這麼多張熱臉要來貼他,他的冷屁股不熱還真難耶。

其實,馬英九自比李明博並沒有錯。他們的共通之處還真不少:一、都是靠獨裁者的拉拔與庇蔭而超高速升遷;二、他們都是威權保守的舊時代的特權階級與既得利益者;三、他們都幹過首都市長。如此雷同的出身背景,馬英九不拿來自況,豈不白白浪費。獨裁的幽靈在他們身上隱隱顯現,說他們不像,真是難啊!

但是,他們也有很多相異之處。尤其李明博的優點,正就是馬英九所最欠缺的,那就是「行動力強」與「信守承諾」;而且,馬英九做了八年的市長只留下一堆災難,如何和李明博主持三年市政卻能交出整治清溪川的政績相比呢?

李明博這次是在人民普遍「憎惡」盧武鉉的情勢下,打著救經濟的旗幟,才讓選民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脫穎而出。而且,李明博上任後所面對的情勢,並不遜於1997年金融危機爆發時的南韓,第二波的國難正考驗著李明博。

但是,李明博這位七十年代靠輸出勞工到中東賺取外匯的的勞力密集產業(現代建設)的推土機企業家,真正能夠在二十一世紀發揮他的能力挽救經濟沈痾嗎?坦白說,我是持高度的懷疑。

如同我上週五(21日)在「大話新聞」,以及週日(23日)的「頭家來開講:羅致政時間」所說的,李明博因為搞學運反對日韓建交談判被朴正熙特別召見後,靠著朴正熙的力薦才在現代建設坐直昇機一路高升,所以才能在三十六歲就當上社長(詳見韓文「財界의人材들」第一篇,朝鮮日報經濟部,1984年出版)。這在尊卑意識強烈的韓國,是絕不可能的事情。

李明博這段經歷,跟「黨國之子」馬英九在三十四歲就當上國民黨副秘書長,真的是像極了。李明博祭拜朴正熙時熱淚盈眶,完全就是馬英九在頭寮的翻版。但是朴正熙遇刺死亡後,李明博就失去了靠山,所以只好離開現代集團,靠著斂聚的財產參選國會議員從政去了。

而且,我還形容他是一位「過時(Out of Fashion)的企業家」,他的企業觀與經營邏輯,是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官權主導下的特權經濟體制」(詳見金大中著:「大眾經濟論」,或中譯本「金大中救經濟」,1998年,一橋出版社)下,在草莽的狂人老闆鄭周永與軍人獨裁朴正熙的「政商勾結」下被鍛鍊出來的。

這種「軍政商複合體」的結構,靠的就是「勾結」與「賄賂」,也就是東亞「Crony Capitalism」(裙帶、朋黨資本主義)的極致,李明博就是其中最關鍵的執行者、也是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因此,韓國人普遍對當年朴正熙獨厚大財閥的經濟發展政策非常反感,因為讓一般人完全沒有「經濟自主」的可能。如此中央集權管制下的特權經濟體制,如果在李明博執政下復辟的話,那將是南韓的災難。

過去十年間,南韓因為金大中與盧武鉉帶動了南韓的自由化與民主化,加上不同地域(慶尚道與全羅道)的文化融合,才創造出活潑多元的新創意文化,也才能夠大量出口大眾文化,而讓韓流席捲全亞洲。

韓國人享受了十年的民主自由的芳香空氣,終於不再天天被催淚瓦斯與國家暴力所凌遲。但在追求「經濟轉型正義」的路途上,卻走得跌跌撞撞。以致於大財閥與經濟特權階級仍時時掣肘盧武鉉的改革(這就如同台灣的藍營在政治上的杯葛),並靠借進大量的短期外債來炒作全國的房地產,導致物價騰飛,貧富差距與社會不公持續擴大,人民對經濟惡化怨聲載道,才讓李明博宛如「經濟救星」出線。

事實上,相較於政治民主化的落實,南韓的「經濟民主化」比台灣相差太遠了。中小企業佔了九成以上的台灣,才讓我們有一個比南韓更為「均富」的社會。至少,台灣人「做自己荷包主人」的自主性,比韓國人受制於大財閥的情況要高太多了。

其次,台韓的國情還有一個根本的不同,那就是同樣出身反獨裁統治的進步勢力陣營,南韓的進步派主張要統一,台灣則主張要獨立。這有著歷史背景的因素存在。

因為兩國在獨裁者統治時代,「統一」都被當成「反民主」的藉口與工具。台灣為了光復大陸所以不能實施民主;南韓則因為政府採取「實質分裂」的政策(接受外國「同時承認」南北韓),所以韓國的反政府勢力便採取統一的路線。當然,一個不能忽視的事實是,南韓比北韓強大,大的一方對小的一方「喊統」,正如同中國對台灣的統一攻勢。

所以,南韓國內的左、右派勢力的對立、進步改革與保守反動的對峙,都與台灣的統獨對立態勢不同。唯一相似的是,他們有「地域仇恨」(慶尚道與全羅道),台灣則有「省籍情結」。全羅道(百濟)人被慶尚道(新羅)人打壓了一千多年,終於才在金大中執政時出頭天。因此,把過去十年金大中盧武鉉政權與先前的獨裁威權時代以簡單的左右二分邏輯來區分,是不對的,必須加入反獨裁民主運動以及歷史地域因素來思考才行。

這也就是南韓哲學大師金容沃在2003年八月來台灣一次就發現,兩國的進步派人士的主張是很有趣的對比,他每次見到台灣朋友時,第一句話一定說:「韓國要統一,台灣要獨立。」

朝鮮半島因為處於分裂狀態,一個只有「下半身」的人如何能夠獨立站起來?一個統一的韓國,才能獨立於霸權國家之外;而一個真正獨立的台灣,才能與中國這個霸權和平共存。

李明博的當選,是韓國保守勢力的復辟成功,當然讓馬陣營大受鼓舞。但從歷史發展的脈絡看,卻是民主自由的退步。所以我才會說,經濟沈痾讓南韓選民病急亂投醫,這次的結果是南韓選民的「向下沈淪」。因為南韓選民為了不被「笑貧」,完全棄道德與操守於不顧,讓李明博這樣的保守、過時、操守又有問題的企業家來當政。實在讓人不得不對南韓選民的選擇捏了一把冷汗。

我承認馬英九是「台灣的李明博」,但是台灣的國情與南韓絕不相同,台灣不能讓李明博這樣的威權餘孽復辟,也不能走回保守反動的舊時代,更不能讓台灣的政經發展開倒車。所以,只有讓延續的本土政權與李明博政權同步上路,四年內台韓經濟發展的優劣一定立判高下。

最後還必須一提的是,李明博至少知道他在建設的是「自己所認同的國家」,馬英九要建設的是「中國的一省」,他也只想當北京眼中的「台灣地區領導人」(吳育昇說的)。這應該是馬英九與李明博最大的差異了。

所以啊,藍營的草包們,除了上次拜託你們別再拿韓國經濟來唬爛之外,再拜託一次,別再消磨李明博了,一再拿李明博顧影自憐,鏡子越照越像,就會露出更多馬腳,也就有越多笑話讓大家消遣。做個有骨氣的堂堂台灣人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藍營吹的韓國牛皮一再被我戳破,真的是非常歹勢。其實,藍營並非沒有韓國專家,但他們不是不通韓文,讀不懂第一手的韓文資訊,就是「頭殼不太清楚」,寫文章寫到南韓總統的名字時,一定要「空一格」,如同他們膜拜蔣介石這個獨裁者一樣。有這樣的「韓國通」(我就姑隱其名了)在幫馬陣營獻策,難怪要被我一再抓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