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算台韓威權餘孽
 
 
清算台韓威權餘孽 人權團體還有許多交流合作的空間

編者按:南韓社運界知名人士、曾任全國性最大社運團體「參與連帶」事務總長的聖公會大學教授李大勳,今年初曾應邀來台為「人權之路青年體驗營」擔任特別講座。他同時應光州「518基金會」之託,與「228基金會」朱立熙董事做一場特別對談,全文刊載於該會在四月創刊的「亞洲評論」(Asia Journal)季刊。摘譯兩人對談重點如下。

李大勳:Asia Journal創刊的重要理念之一,便是希望從各方面去反省亞洲的國家暴力,集思廣益讓悲劇不要再發生。台灣的國家暴力是如何被忘卻,又是如何再度被喚起,受害者的補償與治療以及加害者的責任追究是如何進行等,這些都具有相當重要的意義。您來到韓國,看到韓國對於轉型正義所做的努力,也許是促使您做這些研究與著述的一個契機,不曉得您是以什麼樣的主旨來寫書?

朱立熙:沒錯,我是從這個主題論文來延伸,並擴大出版成書的。這本書就是《國家暴力與過去清算:從韓國5.18看台灣2.28》。這當中蘊含有對人民的啟發與啟蒙教育的意義,從觀察韓國光州民眾抗爭是如何爆發、之後又是如何進行轉型正義的過程,我認為二二八也可以從中學習一些經驗。我在寫書期間,落過三次淚。第一次是在研究光州民眾抗爭的時候,我完全無法理解為何韓國軍人會那樣殘忍。他們完全把自己的同胞當作是敵人,殺他們就像在殺共產黨一樣。我也對南非的種族歧視與真相和解委員會等過程進行了調查,看到受害者與加害者一起在法庭上陳述與自身相關的證詞,國家進行補償賠償與受害者的寬恕等,這些畫面令我落下第二次淚。第三次便是在與二二八事件做比較的時候,啊!台灣人為什麼那麼冷漠,為什麼沒有自我反省,也沒有抗爭的精神?這是不行的啊!60年前遭受到屠殺的人們,只有他們自己的家人為他們落淚……。台灣人歷經400年的殖民統治歷史後,難道還是認為由誰來統治都無所謂嗎?在這樣的惋惜之下,我落下第三次淚。我認為「這個工作是我的責任,必須透過韓國光州民眾抗爭轉型正義的典範,灌輸台灣人一些新的思維。」過去兩年,我一直透過演講、研討會來做地方巡迴的啟蒙教育。這是我人生最後的使命。

李大勳:二二八事件發生在前,白色恐怖時代緊接其後。要想了解國家暴力,似乎得先了解這兩者的相關性。二二八事件所造成的影響為何呢?

朱立熙:二二八事件相當複雜。二二八事件與濟州島的4.3事件相當類似。1945年韓國光復之後,濟州島的人口結構產生了變化,日本軍人戰敗撤退,眾多人口從日本回歸祖國。失業者激增,米價上漲,同時還爆發傳染病。二二八事件發生之前,台灣的情況也相當類似。國民黨政府派遣來的台灣行政長官與公務員貪污腐敗的情形,比日治時期還要嚴重。原本台灣的糧食供需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外省人一來,國民黨政府一來,米價突然上漲了好幾倍。台灣人大感憤怒,不齒國民黨行政公署的腐敗貪污,隨著不滿的發洩,二二八事件也因而發生。仔細分析事件背景,是比濟州4.3事件更為複雜的。台灣受日本統治的50年間,作為日本的南方基地、糧食基地,生產許多稻米與砂糖,足以自足自給。但是國民黨來了之後,人民的生活水準反倒比日治時期還落後,因此當時可以看做是文明的衝突。應該說是日本文明與中國文明的衝突,也可以說是文化的衝突。比方說,日治時期法治與司法均有嚴格的規範,光復當時台灣人已經養成守法的精神,但是國民黨一來,台灣變成了「無法」的社會。人們體會到現今社會比日治時期還不如,以及國民黨過於腐敗等事實。人民對於國民黨的不滿最後引爆成為二二八事件。那樣的不滿隨著每家每戶的情況而有所不同,而且相當複雜。另外,我們也無法理解為何駐囤於東京的麥克阿瑟怎麼會放任南京政府在台灣實行大屠殺,從這一方面來看,這與濟州4.3的背景似有相似之處。

李大勳:麥克阿瑟軍政府知道國民黨屠殺行為的事實有被揭露嗎?

朱立熙:有。但是大家默認了。麥克阿瑟也默認。東京的麥克阿瑟政府與蔣介石雖然知道台灣發生屠殺事件,卻默認這項事實。為了在冷戰體制中維繫反共體制,所以他們選擇默認。二二八事件與韓國的「美軍政化」、濟州4.3事件等,它們的時代背景與國際環境相當類似。

李大勳:國民黨在解釋二二八事件的時候,常以殖民統治結束後的紛亂時期中,不可避免之事來說明,對此台灣的平反團體或人權團體是如何來解釋的呢?為了避免淪為「混亂時期中不可避免之悲劇」的解釋,應該有追究原因或是責任歸屬的必要。

朱立熙:國民黨政府的解釋完全是缺乏說服力的自我解釋。年輕人聽了都會覺得好笑,它沒有針對事發原因來作說明。「不可避免」的解釋就代表「沒有原因」。經歷日本50年的統治,台灣人已經深具人道主義與對人權的重視,以及根據法治來重視人權等觀念。國民黨政府不曉得是不是因為中國人口太多,所以缺乏尊重人權與生命的觀念。總是以「不可避免」來搪塞,對於事件的說明簡單帶過,完全沒有說服力。所以過去國民黨一直迴避二二八事件的真相,最近則是以「歷史已經成為過去」來搪塞。「不要回顧悲慘的過去,要向前看」是他們的主張。這只顯露了他們缺乏自我反省,與高傲的態度。「不可避免之說」只是為了說服他們自己,對他人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李大勳:台灣的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與韓國獨裁政權所堅持的反共主義與對民主化的打壓有許多相似點。過去兩國政權間,在中國、北韓與美國的對立關係、國際政治結構與政權的性格上,有許多的相似點。朴正熙獨裁政權時期韓國軍方與台灣軍方維持著非比尋常的關係,您覺得在韓國與台灣的國家暴力之間,存在著什麼樣意義的關聯?

朱立熙:我從2008年夏季開始,約半年的時間,在台灣各地巡迴演講。11月份,我分別在8個地方鄉鎮演說,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在鄉下一位作家的家裡放了光州抗爭的紀錄片。當天來參加聚會的人中,有一個人是刑警出身,台灣警察大學畢業,曾任地方警察局的刑事組長。他在看了光州抗爭的紀錄片後說,他在唸警察大學的時候,曾經透過韓國的紀錄片,學習鎮壓示威抗議活動的方法。

李大勳:蔣介石政府與當時的韓國政府有這樣的合作關係啊?這層重要關係,未來真的有必要多去了解。

朱立熙:那當然。如果沒有交流關係,韓國警察廳怎麼可能提供那樣的紀錄片給台灣警察大學呢?當時我聽到兩國政府間有那樣的交流時,我也嚇了一大跳。未來有機會的話,我想要針對過去威權時代兩國政府機構,曾做了哪些資訊、經驗交換與交流來進行調查。南非共和國白人政府當政的時候也是如此,南非的執政黨名稱與台灣的一樣,都叫做國民黨。同樣是外來勢力,以同樣的模式統治原本就居住於此的多數族群。也就是少數集團政權。你只要看南非政府所公開的資料,就可以知道台灣軍情局局長什麼時候訪問了南非,訪問期間有什麼樣的對談,在統治技巧上有什麼樣的合作。依我看,韓國應該也有類似的記錄保存下來才對。未來若能利用類似「資訊自由法」之類的法律,來尋找資料的話,對於轉型正義、過去清算將會有很大的幫助。

李大勳:感謝您抽空接受訪問。1950年代韓國利用韓戰恣行屠殺之際,台灣也陷入白色恐怖中,並發生類似的慘事。兩者同是國家對於人民進行大規模屠殺,造成人民死傷的事件。如果還有時間的話,還想請您談談白色恐怖對於中國與北韓的僵化,有什麼樣的影響。這也是相當重要的。鄰近國家之間所發生的國家暴力似乎總是「相輔相成」?對於這種現象的研究也相當重要。中國的內戰與韓國的內戰都是相當殘酷的戰爭,之後在兩國所爆發的國家暴力之間,彼此有著緊密的關聯。今天能與朱立熙老師對談,對於本刊來說相當幸運,也是個緣分。我們期待您未來在兩國的國家暴力與轉型正義上能扮演更多的角色。特別是能以這樣的主題,與包含青年在內的各個階層,進行更活躍的交流。謝謝。

(本翻譯文原載「二二八通訊」第23期,2009年8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