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大中 vs. 李光耀
 
 
版主按:新加坡強人李光耀2015.3.23.辭世了,這是亞洲(北韓除外)最後一個「家父長(父權,paternalistic)領袖時代」的結束。

1994年,李光耀與金大中曾經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雙月刊有一番「對罵」,一位是當權的獨裁者,另一位是反對派的民主人士。

李光耀大概沒想到金大中會當上韓國總統,並得到諾貝爾和平獎,還帶領韓國的文化、網路、經濟發展大幅躍進。相較之下,金大中的成就確實比李光耀強太多了。我很好奇,他們是否見過面?見面的話,一定是「話不投機」吧。

這篇收錄在「金大中救經濟」的文章,此時拿出來重讀,我還是認為,「金大中比李光耀更偉大;一個蕞爾城邦,需要靠獨裁威權高壓的警察國家方式來統治,只顯示了領導人的無能、沒自信而已。」
。•。•。•。•。•
【文化不是命運,民主才是我們的命運】——回應李光耀〈民主不適用於亞洲〉的謬論

金大中 1994年12月(朱立熙翻譯)

<摘錄>

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接受《外交事務》雙月刊(1994年3~4月號)訪問時,談到西方和東亞社會的文化差異及其政治意涵,其中頗多有趣的觀點。李光耀雖未明言道出,但他在通篇訪問中的許多陳述,以及他長年施政的記錄,在在顯示出他認為西方民主不適用於東亞國家,他因此而勸告美國人「不要將他們的制度,不分青紅皂白的移植到這一套根本行不通的社會中」。有鑑於李光耀在世界各國領袖間受到的尊重,他的說法相當具有影響力,因此有必要審慎加以回應。
  ..............
民主在亞洲是否適用及其未來展望多仍有人感到懷疑。這些感到懷疑的人,主要是亞洲各國的威權領袖,李光耀就是其中最能言敢言的一位。他們長久以來宣稱,文化上的差異使得民主及人權的「西方觀念」不適用於東亞國家。亞洲到底是否有著實行民主的思想與歷史條件?民主在這裡可以生根茁壯嗎?
  
李光耀在他通篇訪問中,一再強調文化因素。我也相信文化的重要性,但並不認為社會的命運如何,完全取決於文化,而文化也非一成不變。尤有進者,李光耀對亞洲文化的觀點,不但站不住腳,更是為了維護一己之私。他認為東方社會和西方不同,東方「認為個人的存在以家庭價值為主」,家庭是「社會建構的磚瓦」。然而工業化的一個無可避免結果,是傳統以家庭為中心的東亞社會,也快速朝向以自我為中心的「個人主義」發展。人類歷史上沒有什麼一成不變之事。
  
李光耀認為,在東方,「統治者或政府並不為個人設想,因為家庭為個人做了最好的設想」。他覺得這種講求自給自足的家庭取向文化,是東亞經濟發展成功的主要原因,他還譏笑西方各國政府想要解決社會所有的問題,然而他卻又替西方社會的道德淪喪擔憂,認為這是民主太過與個人權力太過的結果。李光耀因此認為,西方的政治體系有著管得太多的政府,不適用於家庭取向的東亞。他擁抱現代化及它所帶來的生活型態的改變,但又拒絕西化,這同樣是在強烈暗示民主不適用於亞洲地區。
  
只不過事實證明正好相反。李光耀宣稱亞洲各國政府放手不去干涉人民的自家事務,也不把社會所有問題攬在自己身上,但這與事實不符。亞洲各國政府干涉個人與家庭日常生活的程度,遠勝於西方各國政府。舉例而言,在韓國,每個家庭每個月都得參加村民大會(班常會),接受政府的訓令及討論地方事。日本的強勢政府,從來都以保護國家利益為由主導干涉企業界,以致於造成和美國等貿易夥伴的糾紛不快。在李光耀的新加坡,政府嚴格管制個人的行為,嚼口香糖、吐痰、抽菸、亂丟拉圾等都在管制之列,幾乎形同歐威爾筆下的極端社會控制。他宣稱東亞各國政府以不擾民為尚,顯然和這些事實相抵觸。李光耀做此等不實的陳述,是為了他自己拒絕接受西方式民主找理由。他甚至不喜歡一人一票的現代民主基本原則,說他無法「在理性上接受」這是最好的方式。
  
類似李光耀這樣的意見,不僅在亞洲極其影響力,若干西方人士也頗以為然,因為他們看到許多先進民主社會的道德淪喪。舉例而言,許多美國人認為,美國少年費麥可(Michael Fay)在他人車上塗鴉的行為,受到新加坡當局的「鞭刑」伺候是罪有應得。但是,道德淪落並不應歸因於西方文化具備的缺點,而是工業社會都會遭遇的困境;亞洲多個新興的工業化社會,都產生了類似的現象。李光耀的新加坡是個幅員不大的城邦,但卻以近乎極權的警察國家來控制人民。他自己卻說只要政府不去干涉各個家庭的自家事,一切就各得其所,他所言與事實互相矛盾。治癒工業社會弊病之道,並不是訴諸警察國家的恐怖手段,而是要加強倫理教育、尊重精神價值,以及提倡高水準的文化與藝術。
  ...............  
李光耀反對將某種外來制度「不分青紅皂白的移植到這一套根本行不通的社會中」,這一點沒有人會有異議。問題就是,民主真的是對亞洲如此陌生的一套制度,以致於根本行不通嗎?進而言之,以李光耀對於政治異議絕不寬容的過往紀錄,以及其他多個亞洲國家對異議人士持續不斷的打壓,我們不得不問,民主在新加坡等國家是否曾有過試行的機會?
  ...............  
民主在亞洲行得通的最好證明,是儘管有若威權統治者如李光耀之流者的頑強抗拒,亞洲仍朝民主邁開了大步。事實上,自從1974 年來,亞洲是各地區中民主化表現最好的。到1990年前,逾半數亞洲國家已成為民主國家,而全球民主國家比例是45%。由於亞洲驚人的經濟發展,這項成就較少為人注意到。我相信,到下個世紀展開前後,民主會在亞洲各地生根,而在新世紀前二十五年內,亞洲不僅將享有富庶的經濟,民主也將欣欣向榮。
  ..............  
建立民主及強化人權,乃是亞洲的當務之急,而最大的障礙不是文化歷史,而是威權統治者及粉飾維護者的抗拒作梗。亞洲有著世界可以學習的許多優點,它豐富的遺產包括了民主取向的思想及傳統,這些可以為全球民主的演進做出不小貢獻。文化不必然是我們的命運,民主才是我們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