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犯者們》觀後的省思
 
 
2016年底,在政大的「新聞韓語」課快結束前,韓國的網路媒體《打破新聞》製作的兩則短片先後播出,一則是談KBS(韓國放送公社),另一則談是MBC(文化放送),這兩家公營電視台如何「政媒勾結」,自甘放棄媒體監督政府的第四權,而淪為政治的打手與傳聲筒,學生們無不看得目瞪口呆,我於是讓學生把這兩則影音專題報導翻譯成中文做為期末報告。
  
不久之後,《打破新聞》把這兩則報導合併重新剪輯製作,做成了這部《共犯者們》,在韓國引起強烈震撼,駐韓獨立記者楊虔豪立即跟《打破新聞》製作人崔承浩聯繫,取得授權翻譯中文字幕,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版本。
  
《共犯者們》讓我們看到韓國的媒體負責人,接到總統的政治任命後,如何自甘墮落,淪為政治打手,吃相真是醜陋至極。特別是在兩任保守政權的李明博與朴槿惠的九年執政期間,對媒體的操控已到無所不用其極。在2017年5月政權輪替的前後,朴槿惠與李明博已都被關進牢房,而這些共犯者們也都被司法追訴,都還在刑事訴訟之中。

韓國這種政媒勾結的結構,屢屢歪曲或隱匿真相,當然就引起有正義感的工會的反彈,於是先後發動罷工來抵制,但是電視台高層仍然我行我素,他們都奉青瓦台的指令如同聖旨。
  
南韓兩任保守政權,因為總統掌握了電視台社長的任命權,李明博與朴槿惠都沿用過去軍事獨裁政權的思維:「沒有媒體,就沒有政權」,所以先掌控媒體來當傳聲筒,進而誤導人民,就一路因循至今。而總統能夠操控媒體的尚方寶劍,在於他們能夠對大財閥企業下令「抽廣告」,以剝奪媒體的財源命脈。
  
台灣在馬英九政府時代,也透過傳播學者出身的金溥聰對媒體伸出黑手,例如干預公視的人事權,以及對其他主流媒體的新聞操控,他還一度下海出任「壹傳媒」的總裁。他與南韓KBS與MBC社長歪曲新聞、報喜不報憂等惡行惡跡,只是五十步與百步之間。
  
不過,進入網路時代,人民可以從網路得到不同的消息來源,傳統的主流媒體的影響力也日益衰頹,媒體的多元化與小眾化、甚至到個人媒體時代,都讓那些想要控制媒體的政治領袖踢到鐵板。手段做得太粗暴的話,必然換來現世報。

所以做為保守獨裁政權媒體鷹犬的「共犯者們」,現在都已灰頭土臉。台灣究竟要到何時才能有「打破新聞」這樣的媒體自覺,以及對馬金集團操弄媒體的清算,也攸關我們的「轉型正義」工程能夠落實到什麼程度。
  
「共犯者們」可以讓台灣人覺醒與深思的觸角太多了,特別是目前藍營的失業者與北京聯手不斷製造「假新聞」在妖言惑眾,培養閱聽大眾的識讀能力與判別真假新聞的能力,已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了。
  
大家加油,不要輸給南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