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共賞共收錄 45 篇文章,本頁顯示第 1 - 10
 
以「亞洲價值」掀起論戰的李光耀          
李登輝進一步指出,李光耀所談的亞洲價值是受到中國封建思想的影響,將國族主義、民族主義混為一談的思想。並直言這樣的思想「只要離開新加坡,大概就不會被接受,在亞洲其他地方的人並非持這樣的思想」。
 
 
令人刮目相看的藝術          
她以自己的身體行動,以鏡頭書寫,流露在天地之中、人與駱駝的情境,並顯現生命之間的默契以及詩意的言說。她在文學、哲學以及醫學學習過程蓄積的教養形成她藝術的深度和廣度,呈現了金容沃所說的「她的藝術特徵是用她的身體使整個空間生命化。」
 
 
沒有預設的執著          
從三個系列的作品中,直觀而言,我們看到同一個人以最自然、原始的面貌出現在不同的地方:廢墟、豬圈、荒漠,這看似是單純一個個人的行為、圖像,但其實卻也承載了我們共同的想像及反思。
 
 
愛女彌陋的藝術世界          
這次彌陋去了沙漠。駱駝是種善良的動物,有著壯碩身軀卻不會傷害人;他們渴望和平且不斷地被驅趕,而能在沙漠如此荒涼、極度惡劣的生活環境下生存下來。人類依存了駱駝這個生命體,才能在險惡沙漠中平安生存,進而發現這塊生活的場域。在沙漠裡駱駝與人類的這個生命共同體中,彌陋發現了反文明的智慧,一個沒有發展、剝削、壓迫、疏離的荒漠生活場域!
 
 
Miru Kim(金彌陋)的前衛藝術          
之所以要加入自己的裸體,她的意圖是:讓這「死」的空間變成「活」的空間。看了金彌陋的作品之後,金容沃開始接受女兒的思考和哲學。「她的藝術特徵,是用她的身體使整個空間生命化。」金彌陋的身影開始出沒於世界各大都市的最深處與最高處。
 
 
歷史最大的罪惡就是「遺忘」          
如果問我,卸任人權委員長之後,初次選擇去的國家,爲什麽是臺灣?我會說,因爲我對昔日故友一直有著自疚感。人權不是偏狹的愛國心,而是人類普遍的良心問題。「光州事件後,活著本身就是一種罪惡」,對於歷史來說,最大的罪惡不是別的,就是「遺忘」。
 
 
絕倫舞后崔承喜          
崔承喜非常懷念在中國的美好時光,念念不忘日帝統治時期她避居中國期間中國各界給予她的支持、幫助和厚愛。她常說,中國有恩於我們全家,也有恩於我門朝鮮民族和人民,我們全家和我國人民永遠感念不忘,並要盡自己所能誠摯回報。
 
 
張深切與崔承喜的訪談          
「是的,殖民地人民多很小氣,小氣的民族,雖有國家也會淪亡的,因為這種性格是奴隸共有的賤骨性。」「國家的強弱是視其國民為國家犧牲的分量而決定的,我看朝鮮人過去的犧牲比臺灣大,所以朝鮮的復興應該比臺灣快。我們臺灣人太自私自利,所以無法獨立的。」
 
 
E世代看228公義和平運動          
在韓國求學期間我發覺,對於轉型正義,韓國人做得比台灣積極,而且韓國對於青年的歷史教育傳承,也相當用心。我看到他們運用活潑的互動方式,讓韓國的年輕人體會了解,曾經有一群人,為了追求民主、人權,勇敢起身與獨裁政權對抗,
 
 
美麗又哀傷的島嶼----論台灣的人權          
本人主張台灣人權機構的活動應超越單純伸張台灣本身的人權,而是進一步為中國大陸帶來肯定的正面影響。一旦台灣成立國家人權機構,便可參與許多國際活動。台灣天主教樞機主教單國璽在閉幕演說中,特別引用本人所發表的一部份內容,單樞機主教也稱讚本人的提案甚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