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生涯共收錄 47 則,本頁顯示第 1 - 10
 
全球獨家的虛榮          
三十一歲的爆紅,浪得的虛名,對一個年輕人實在來得太快太早。當然,務實性格的我,並沒有被虛名衝昏了頭。反而,這個虛榮讓我看到更多人性的醜陋、更多的媒體虛假,以及更多的……。我的三十一歲,險些被自我膨風摧毀。
 
 
「知韓苑」:台韓交流的堅固橋樑          
他強調要學習韓國人的許多長處,像是「做得到精神」(Can Do Spirit)的意志力與正義感等。他強調,「台灣與韓國是亞洲儒家文化圈民主化成功的兩個國家,應該互相當做『兄弟的鏡子』,學習對方的長處。」
 
 
「韓民族新聞」的人物特寫          
「韓國的518連總統都已被司法處理,而且在十五年就『清算過去』;相反地,台灣在事件發生六十年之後的現在,仍無法揭露主謀者是誰。這是台灣人對韓國感到羨慕的地方。」
 
 
江霞下台了          
所以大家千萬記得喔,當你看到江霞罵人的時候,她更是在罵自己!她說別人「少了一點人情味」,就是在罵自己也「少了一點人情味」;要不然就是戲子在背台詞,是Fiction的啦,難道你還當真啊?
 
 
中韓反日有差別,朱立熙細說從頭          
對於韓國人的激烈民族性,以及「好面子」的異常性格,朱立熙有相當 體會。他認為,韓國文化的一切都是造假,甚至比中國有過之無不及, 「一個社會的主流價值竟然是整容,重表面功夫而輕忽真實,這是韓國 最大的問題」。
 
 
深度追蹤華視主播張晉豪之死          
「晉豪的死, 華視看起來沒有直接法律的關連,但有道義責任,更不客氣說,張晉豪的死, 陳季芳是元凶。」朱立熙指出, 陳季芳上任後,一路砍殺新聞部人員,社會中心最後只剩下五、六人,記者當然不敢生病、不敢請假......。
 
 
「目擊者」雙月刊專訪          
基本上,算是我對江霞認識不清的情況下答應來華視。後來盧世祥告訴我,「你委屈了」,我說,其實沒有什麼委屈,我覺得過去一年能有這樣的舞台可以發揮,甚至點燃「媒體改革」社會運動的火苗,還是滿值得的。
 
 
「新台灣週刊」專訪          
要革命,就要先「樹立敵人」,不想與人為善,或許就是這一點,讓朱立熙到最後滿身是傷?儘管自己成為惡言相向的焦點,但是他本人認為相當值得,「最起碼,有很多新聞同仁,都來跟我說,『好像找回當一個記者的尊嚴了』」。
 
 
反駁洪維健的惡毒指控          
江霞、洪維健、陳季芳這幫利益共生、無知無術的草莽,會把華視搞成什麼樣子,咱們走著瞧吧!
(台北訊)華視電視台上週宣佈砍掉7個節目,董事會再公佈去年至今年第一季財務虧損高達13億元台幣,雖沒點名江霞,但砍的節目與虧損時間都在她任內,氣得她大罵:「愛怎麼吹毛求疵都可以,最好想辦法把我抓去關,不要透過報紙放話。」(2006.04.30.)
2004年華視虧損2.2億元,2005年卻虧損高達十三億元,錢花到哪裡去了呢?
 
 
告別華視公開信          
華視新團隊的第一年為了「組織再造」,必須用他這樣的「莽夫」確屬無奈。但是,今天新團隊已經進入了第二年,若還必須用這種耍流氓的方式來領導統御,只是暴露了他的無能與不適任。